北京大兴“功勋”工业燃煤锅炉房昨安装燃气锅炉

2019-07-04
        昨天,北京首兴永安供热有限公司厂区内,一台崭新的40吨燃气锅炉正在进行吊装。从今年冬天开始,这种使用清洁能源、占地面积更小的新型燃气锅炉就将取代传统的燃煤锅炉。记者 和冠欣摄
 
  昨天一早6时不到,大兴工业开发区科苑路上,一栋栋灰色的工业厂房一片静谧。路北侧的北京首兴永安供热有限公司,正是大兴区新媒体产业基地“煤改气”工程的现场,刘刚戴着红色安全帽推门而入。
 
  “今天是新燃气锅炉吊装的日子。得早点儿来,做做准备。”作为公司负责人,刘刚却没往厂区东侧的安装现场走,而是拐向了西侧的老燃煤锅炉房。“这么多年都习惯了,今天再去老厂房看一眼。”
 
  老厂房里再探老锅炉
 
  晨光中,记者跟着刘刚穿过一扇木门,钻进了燃煤锅炉房一层,四周的光线一下子暗了。眼睛适应了几秒钟,才发现身边是纵横交错的铁质风道和输煤管道。“小心,别磕到脑袋。”刘刚边说边给记者递来一个安全帽。
 
  刘刚1998年进厂,当时这里还叫做大兴经济开发区总公司供热厂。“这些燃煤锅炉比我进厂还早几年,从1994年就开始运转了。”
 
  19年的岁月侵蚀,在管道上留下了深浅不一的痕迹。直径一米多的大风道表面,原来包裹的一层厚达10多厘米的保温岩棉已经脱落掉外皮,露出一丝丝的棉质内胆;铁质的输煤管道也被锈蚀,黄褐色的锈迹爬满了管壁;四周的墙壁上,墙皮也已大量脱落,墙面斑驳。
 
  走上燃煤锅炉房的二层,一字排开的6台燃煤锅炉气势十足。每一台锅炉,都是长10米、宽6米、高达16米的“大家伙”。在空无一人的厂房里,这些锅炉静静伫立,似乎在诉说着当年热火朝天、燃煤供暖的流金岁月。
 
  “每一台都是20吨级别的燃煤锅炉,6台一共是120吨。从1994年建厂,一直到2009年,这里都是大兴区最大的燃煤锅炉房。”站在锅炉边,刘刚的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骄傲,仿佛一个将军在介绍手下的功勋士兵。“我们的锅炉房供热还有产生的蒸汽,主要供给大兴经济开发区的企业。”
 
  白衬衫穿一天就变花
 
  刘刚的这份骄傲并不是没有来由的。作为北方城市,煤炭长期以来都是北京能源消费的重要品种。燃煤锅炉,自然不可或缺。
 
  站在燃煤锅炉房的二层窗户向东望去,是一块有足球场大小的场地。“这块区域占地3000平方米,是我们曾经的大煤库,有15米高,最多能储存2万吨的原煤。”
 
  巨大的煤库每年为燃煤锅炉的运转提供充足的“弹药”。但是,煤炭的大量使用,也给环境带来了不可忽视的影响。
 
  刘刚回忆,那些年有风的天气还好,赶上没风的时候,整个厂区都飘荡着粉尘,地上也布满小黑点。“我们上班都不敢穿白衬衫,穿一天就变花衬衫了。”近几年,随着锅炉的老化,造成的污染也越来越明显。“无论采取多少措施,如何妥善保养,煤渣粉尘还是避免不了。”
 
  煤炭带来的污染排放量能有多严重?刘刚给出了一组数据:氮氧化物每年的排放量在90吨左右;二氧化硫的排放量则在255吨左右。而这些,都是形成PM2.5的罪魁祸首。
 
  现在,大煤库已经完全拆除,地面上也找不到黑色的煤渣痕迹。煤库的原址上,方形的水泥地基已经铺设完毕,只等崭新的燃气锅炉送来后安装。
 
  新锅炉不再产生二氧化硫
 
  “新锅炉送到了!”上午9时,听见重型卡车的轰鸣声,刘刚三步并作两步,往厂区东北门赶。
 
  红色的卡车缓缓倒进厂区,一台足有港口集装箱大小的银白色燃气蒸汽锅炉,被牢牢固定在卡车后厢上。崭新的表面没有一丝划痕,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属的光泽。“这台锅炉是40吨的,从江苏运来,为了确保安装质量,厂家还特意派来了技术人员。”刘刚围着锅炉转了一圈,仔仔细细查看。
 
  “上卡子!”制造商双良锅炉的项目经理王明卫一声令下,几位工作人员立即拿起气割枪,开始在锅炉的四个底角钻孔。“锅炉重70吨,必须得焊上U形的卡子,再吊钢绳,确保安全。”
 
  “稳一点,起!”等到锅炉的四角都被钢绳牢牢固定住,王明卫指挥着吊车慢慢将锅炉吊起,再稳稳放落在水泥地基上。在这台锅炉的北侧,三台小一号的锅炉已经安装妥当。
 
  “今天只是第一台40吨的锅炉,未来还要再安装一台40吨的,再加上三台共计50吨的小锅炉,未来燃气锅炉的总量能达到130吨,比原来多10吨。”刘刚说,今年冬天,这些锅炉产生的蒸汽就将供给周边60余家企业使用,同时还将给周围的泰中花园、福苑小区两个居民社区供暖。
 
  更加重要的是,改“煤”换“气”之后,燃气锅炉将不再产生二氧化硫,氮氧化物的排放量也将缩减至每年1吨左右。“可以说排污量几近于零。”
 
  从燃煤锅炉“变身”使用清洁能源燃气的锅炉,总投入在8000万元左右。市财政给予了改造工程投资一半的资金支持。刘刚觉得这笔钱花得挺值。“一方面换掉了老旧的设备,供热效率有大幅提升;另一方面,这样的改造也给北京清洁空气做出了贡献。”
 
  背景链接
 
  煤炭燃烧污染几何?
 
  煤炭燃烧,可直接产生烟尘、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,形成空气污染。同时,排放的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还会通过化学反应生成PM2.5。据环境部门监测,由燃煤带来的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和粉尘等污染物的排放分别占全市总排放的95%、25%和15%。据测算,在影响本市PM2.5的各种因素中,能源使用因素占近四成,其中来自燃煤使用的排放约占16.7%。
 
  如果将视角放在全市的背景下,燃煤带来的污染更加触目惊心。
 
  来自市发改委的数据显示,全市5座燃煤电厂、1500余座燃煤锅炉房,在2010年的用煤量就占全市用煤总量的57.3%;仅占全市总面积8%的中心城区,就消耗了全市约60%的燃煤总量,造成中心城区污染源集中,排放密度大。
 
  目前,北京的能源结构与东京、伦敦、巴黎等已实现“无煤化”的大城市相比还有较大差距。在清洁能源利用方面,本市优质清洁能源消费比重还比较低,特别是天然气占能源消费的比重仅为14%左右,明显低于40%—50%的世界大城市平均水平。
 
  相关新闻
 
  5年内压减工业燃煤200万吨
 
  今年500蒸吨锅炉“煤改气”
 
  昨日,记者从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获悉,到2015年,北京将完成六环路内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燃煤设施清洁能源改造。到2017年,工业累计压减燃煤200万吨。
 
  根据环保局2012年的数据,全市现有用煤企业约280家,除东西城外,其余14个区县均有分布。工业压减燃煤是全市压减燃煤总体工作中的一部分。根据初步统计数据,2012年全市工业用煤约408万吨。
 
  《北京市2013-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》要求,到2017年,工业累计压减燃煤200万吨。而根据《北京市2013-2017年加快压减燃煤和清洁能源建设工作方案》,工业压减燃煤的具体任务是:全面完成19个市级以上工业园区约2100蒸吨锅炉“煤改气”。
 
  预计到2016年,本市将基本完成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锅炉“煤改气”;完成燕山石化水煤浆锅炉清洁能源改造;基本完成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燃煤设施清洁能源改造。到2017年,累计削减燃煤200万吨。
 
  北京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,煤炭燃烧是二氧化硫和烟粉尘排放的主要来源之一,而天然气燃烧几乎不产生二氧化硫,也不产生烟粉尘。锅炉改用天然气后,将显著减少这两项污染物的排放量。
 
  该负责人说,在选择压减对象方面,优先考虑六环以内规模以上工业企业,保留用煤的企业主要集中在民生类企业和不具备气源条件的企业。

热门产品

我们的联系方式

  • 邮箱yinchenguolu@qq.com

  • 电话0394-6792297

  • 传真0394-6792298

  • 微信yinchenguolu

  • QQ1332333630

  •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地址河南省太康县311国道旁

在线沟通

如果您对我们的产品感兴趣,现在就请和我们联系吧!

chatOnline
  • 1、热量换算
  • 2、压力换算
  • 3、温度换算

如果您有任何问题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为您免费提供技术咨询,电话:0394-6792297,微信号:yinchenguolu,QQ号:1332333630,邮箱:yinchenguolu@qq.com

KW
Mpa
    °C